鸠寤

专注京绫二十年,常年蹲冷坑。
用梗请私信。
↓雷区↓
双辻/双黑/安雷安/信白/太乱/狗崽/鬼使黑白/双王/食虾/裘龙。
和谐交流不踩雷区谢谢。

一个小破段。不打tag,扔lof存着,看哪天再写。

辗转斟酌,最终吐出来的是爱人二字,末音含糊不清,才将出口便有了反悔的意思。闻者也觉得别扭,于是眉头皱起,张了张嘴,觉得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便放弃了。那晚两人过得都不痛快,心里头闷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各搭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恋人间的耳语绝谈不上,要说是寒暄一词更近些。相泽偏过头去看他,盯得久了,于人看来就有讨吻的味道,心操眨眨眼,正欲靠过去,对面先起了身,说时候不早了,赶快回去休息。
心操应声跟着起来,那个还没开始的吻不了了之。相泽一直不留他过夜,这时候气氛尴尬,他也没想多待。
他穿衣打理没花多久,临出门时踌躇两秒,然后转过头去,言语平乏礼节周到,就若平日在学校打上照面的问安。
我爱您。
我也是。
您多保重。
你也一样。
还有,以后您不用勉强,直接叫学生吧。
好。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