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寤

专注京绫十九年,常年蹲冷坑。雷区双辻/双黑/安雷安/信白/太乱/狗崽/鬼使黑白/双王/食虾/裘龙,和谐交流不踩雷区谢谢。

半夜睡不着,随手摸个段子。

这一世过得,不清不白,人鬼皆不是,一脚阴络一脚阳,好个魔教卧底忍辱负重一心为民坦荡荡。胜者王侯败者寇,谁不明白。一举成名天下知,黑历史清得干净,世人只管夸那英雄胆,谁还看你抹过几个人头。纵是有人不认,七侠眼皮子底下,也没人喊冤。
仇家也总有死光的时候。
这日子好,对着月亮哭爹喊娘,没人听见,没人看见,末了感慨尽孝除孽,不愧为七剑传人,当赏,于是提了酒壶往嘴里灌,膝骨打起颤,一个踉跄愣是没倒,两眼昏花间见着个人,谁,谁来着。
那人眉头一皱,露出副很是不悦粉的模样来,负手不动,这才终于从眉眼间看出些端倪。
哎呦喂,瞧我这记性。

教主,您怎么来了…这,这也没个纸钱…
教主,这日子啊,该去会您的妻儿…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