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寤

专注京绫二十年,常年蹲冷坑。
用梗请私信。
↓雷区↓
双辻/双黑/安雷安/信白/太乱/狗崽/鬼使黑白/双王/食虾/裘龙。
和谐交流不踩雷区谢谢。

2017.12.24

半面菩萨。

我看得一清二楚,那便是恶人。虽说恶人具体是个什么样,谁也说不很清楚,况且那人看着慈眉善目,初一眼断不会将那和善人当恶人看的。但我,我今日看清了,那和蔼面孔之下,是般若的脸,是扭曲的青面,是咧唇眦目、嘴角沾血的恶鬼,是半面嘶吼极欲,半面佯作菩萨样的。怪不得人们总辨不出,还以为那是个好人呢。

那半张脸太具欺诈性,以至那对鬼爪撕扯我的身体时,人们还在拍手叫好,说大快人心,且看着我的眼神仇恨无比,仿佛我是被神佛揪出的鬼,我是极恶之徒。

是了,我是极恶之徒。那鬼反复喊着,说我是极恶之徒。

何人不知,何人不晓,我是生于它座下,受它庇护的人。它要做菩萨,需有个顶恶名的,我是最好的泥塑了。于是我每每哭喊,它便说我居心不良,说我恶习入髓,必痛惩之,不然如此发展,将成无法无天的恶徒。我顺从,它道虚伪,我反抗,它道无耻,我缄默,它道狡猾。反正我处处是恶,处处是错,可生不能活,可死不可亡——不生,再找不到合适的泥塑了,一死,便又能让它恸哭以换掌声,若活,有了人样,他人也知我不过常人,若亡,它的菩萨面又要哀叹自己菩萨心肠于心不忍了。

今日恶徒撕裂心脏,终于露出最为凶恶的一面,也得幸于此,看见了那菩萨面下的鬼面。哈,原来如此,原来不过如此,原来我这恶徒,不过你这菩萨像的替死鬼罢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