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寤

专注京绫十九年,常年蹲冷坑。雷区双辻/双黑/安雷安/信白/太乱/狗崽/鬼使黑白/双王/食虾/裘龙,和谐交流不踩雷区谢谢。

没写完,先存。

那天晚上月色太好,悠闲斟饮一不小心就醉了那人眼中一抹皎洁,润了酒味的唇瓣加上那件松松垮垮挂身上的衬衫遮不住的肌肤看起来秀色可餐,京极睨了半晌拉过他的手臂吻了掌心,然后还不等回音呢就啃上嘴唇,对方没拒绝,倒是伸手拉过他的衣领,不客气地将舌叶送进口腔。
要怪这日子太闲适,氛围太恰好。只消一个吻就能擦枪走火。
唇舌的研磨没个度,夺了一城又被占了一池,他们相拥着从床铺滚到地板上,脑袋磕了硬木排齿撞到一起也没觉得疼,脑袋热的发昏,少有的狂热以突然的方式不知不觉萌生,每个黏腻在一起的动作都带着迫切,酒烧了胃,灼了心,再焚了骨,理智就一点不剩。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