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寤

专注京绫十九年,常年蹲冷坑。雷区双辻/双黑/安雷安/信白/太乱/狗崽/鬼使黑白/双王/食虾/裘龙,和谐交流不踩雷区谢谢。

风邪。

京极x绫辻。OOC有。
头脑不清逻辑混乱,短时间产物。
没有什么质量。
糖☆
吃我特别企划安利!!



太冷,绫辻蜷缩在床上裹紧了被子还是瑟瑟发抖,刚刚取出来的水银计上液面一口气飙到三十八度,脑袋混混沌沌还痛得要命,他撇了眼度数就把温度计扔在桌上,随即翻个身对着墙面阖上眼。

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时针安稳指着十二点,门口那双被他昨晚随便蹬掉的靴子倒在地上,外套随手扔在衣架上一副要掉不掉的样子,见崎鸣安静坐在床头看着她的所有者哆哆嗦嗦,照顾人的事关节人偶望尘莫及。

杀人侦探绫辻行人,相当少见地生病了。

那天晚上他结束委托回去时恰巧碰上了京极,地点湖边,该是夜晚凉风吹出人闲情逸致的时候不巧这俩人都没好心情,找到发泄点自然是一点也不浪费地立马就着一绝死战的名义打个痛快,最后都快分出胜负的时候筋疲力竭的绫辻一个不稳直直跌进身后的湖里,刺骨冰凉漫过全身之前他看到京极一脸没料到地往前走了几步朝他伸伸手,似乎是打算拉住他,然而那会儿绫辻已经连脑袋都没入水面之下了。

绫辻费了半天劲浑身湿透爬上来之后抬头就看见京极居高临下看着他,随后蹲下身似乎是打算搭把手,嘴角还带着笑,嘲讽意味,看起来简直像是施舍。于是杀人侦探心情糟糕透顶狠狠挥开妖术师伸过来的手,颤颤巍巍站起来揽起地上的见崎鸣一言不发就往回走。背影看起来有点滑稽,不过京极嘴角那点弧度早在绫辻转身之后就僵在那儿了,这会他笑不太出来。

绫辻又往上提了提被子,离开之后的记忆有点模糊,总之是顶着冷风晃晃悠悠回来就开始发烧,匆匆换下湿透的衣物之后就倒在床上起不来了,连冲个热水澡的力气都没有,从昨晚熟睡到第二天十点钟才醒过来。

混蛋妖术师。他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好死不死的赶在大冬天掉进湖里,差点没淹死。

……在那家伙面前活活淹死就太逊了。好歹也是委托……哦,委托,他还有今天该完成的委托……。

绫辻咬了咬牙,抬手扶着床头柜打算爬起来。

这会传来敲门声,两声,不多不少,是恰好告知“我来了”的程度。他抬起头正打算看看是谁,困倦感忽然就覆上来,更接近由外界突兀降下的感觉总觉得有点熟悉,这会他想不起来,意识一会就没入黑暗了。

最后清醒的那会绫辻想起来,昨天晚上胡乱之中他似乎忘记了锁门。

京极带上门慢悠悠踱着步子走到里间,绫辻正缩在床上陷入熟睡,胸口一起一伏。

这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真是难得,绫辻这会比平时招来意外事故的那个杀人侦探可招人喜欢多了,京极摸摸下巴这么断言,随后探手覆上他的额头,烧得挺厉害,估计一时半会是起不来了。

他略微四顾乱糟糟的屋子,想起来这杀人侦探平时是会把它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一丝不苟到连衣角都抚平,这家伙的怪癖在特殊的方面发挥得淋漓尽致,同时也体现在一柜关节人偶都打扮得漂漂亮亮上。

噢,说到人偶,见崎鸣现在也穿得干干净净,头发梳得很顺。他甚至能想象出绫辻都快烧坏脑袋了还认真给她打理的那副样子,说不定是真烧坏脑袋了。

看绫辻平时不管谁都冷眼相对,唯有待人偶如初恋,大概没救了。想到这儿京极笑出声,毫不在意刚刚满脑子都是他的宿敌这件提起来让人羞耻的事。

“那今日就…好好休息吧,杀人侦探唷。”

京极伸手替他将颊边碎发别至耳后,唇线提起的弧度不见任何往日惯带的或嘲讽或轻蔑,瞳仁之后也透不出什么负面情绪,囫囵在似明不见之间的捉摸不透还是没变。

要是平时,这会儿对方早该回他一个滚字还附赠嫌恶至极的表情。不近人情。

“说起来,上次老夫似乎提到过,汝之行动近日过于频繁,死者人数未免太多,就此收手一段消消你身上煞气较好…”

处处露着锋芒,这会安静起来似乎也相当不错,京极欣然地往他床边一坐开始絮絮叨叨的同时从怀里顺出不知什么时候准备的手铐——没错,从那种店里能买到的那种。

“平日说着尽己职责,这般所为可早就应判为罪行了喔,杀人侦探。”

咔嚓。别扣扣紧。

等醒来之后发现双手动不了肯定会气急败坏,那副样子一定非常,相当,有看头。

难得妖术师特地来访,只是探病未免太过无趣,不留下点礼物怎么行呢。

评论(1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