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寤

专注京绫十九年,常年蹲冷坑。雷区双辻/双黑/安雷安/信白/太乱/狗崽/鬼使黑白/双王/食虾/裘龙,和谐交流不踩雷区谢谢。

#赛白#学园#医务室老师和莫名其妙总是受伤的学生#无厘头片段#没粮只好自己产#


“练白龙?”

少年迟疑着步入医务室的时候赛共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那会儿他正专心填写着日志表,早听到近至门前的脚步声时想也不想就在来访学生那栏写下了他的。

脚步声顿了顿,被叫到名字的少年略感尴尬地抬手将颊边碎发拨至耳后,“……是。”

“我没记错的话,”完成最后一划他撂笔抬起头,镜片之后那对碧色眸子透着显而易见的不快——尽管时间地点事件不同,少年经常能在这位老师眼里看到这样的情绪,“这是你这周第三次来这儿,前两次一次擦伤一次差点儿废了一条胳膊……这次打算玩点什么新花样?”

“……总是过来打扰十分抱歉…”

“你是笨蛋吗,大脑没发育好?小时候学走路撞到过小脑?怎么不干脆一起连脑干也撞了一命呜呼?”

“……请…”

“闭嘴,吵死了,有空狡辩不如赶紧过来让我看看伤势。”

“……是。”

少年当然看得出来老师的心情有多么不好——换做平常他绝不会像这样板着脸冷声说出这样尖酸刻薄的话,要知道医务室的赛共老师可从来不会对他这样,通常他会喜欢一面而挂着笑一面说他窝囊没用连自己都保护不好,结果还是格外认真地帮他处理好伤处,那是老师难得温柔的一面。

……大概是遇见了什么讨厌的人?噢,希望不是阿蒙老师。

想到这儿,练白龙还是为许久未见的某位同窗默默祈祷了一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