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寤

专注京绫十九年,常年蹲冷坑。雷区双辻/双黑/安雷安/信白/太乱/狗崽/鬼使黑白/双王/食虾/裘龙,和谐交流不踩雷区谢谢。

社乱。ABO。段子。

就是两个段子,也许有联系。

没头没脑。

ABO设定。虽然看不出来。




他期待了一个上午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窝在被窝里的乱步在电话铃响到第二声的时候立刻拿起了听筒——如他意料之中是福泽打来的。

“社长,”乱步抢在福泽挑起别的话题之前直奔他想要的主题,声线软糯甜蜜得不像话“本来敦该送过来的抑制剂被他搞丢啦——现在我这边……”

“现在你应该去午睡,乱步。”

啊,被打断了。

不,名侦探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乱步一边随口答着一边叽叽歪歪地作着各种明的暗的提醒,可对方完全不接他的茬,一直像个教育小孩子的爹一样告诉他不要随便出门以及睡觉的时候不要踹被子……哦,还有睡前要好好刷牙。交代的没一句是乱步想听的,名侦探撇撇嘴正打算抱怨几句挑明了说,福泽就把电话挂了。

这就没了?乱步气呼呼地蹬着被子刚想骂一句福泽谕吉你全家都炸了才想起来他全家也就一人,于是闭上嘴咽下那句话把手边那半块他不想吃的点心狠狠扔到墙上,留下一点油渍。

这够福泽黑着脸清理一会了,想到这儿的时候乱步心情好了不少,扯过被子一翻身接着睡他的午觉。




乱步侧头盯着桌上空空如也的点心盒发呆,过一会他翻个身把头埋到福泽的怀里,充斥鼻腔的山茶香带起了他们相遇时的记忆。



乱步就在他对着福泽歇斯底里发泄怒火的时候迎来了他第一次的发情期,身体里翻涌起来的燥热以及突兀扑面而来的对方α的气息让他瞬间不知所措。

福泽大概也没料到这孩子怎么会突然出了状况,一愣神的功夫身体倒是比大脑快了一步,他伸出两手攥紧乱步的双肩,稍微施加力道试图让眼前发抖的孩子冷静下来——他当时一定是想这么做。

然后,然后呢?乱步意识到眼泪留下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踮起脚吻了这个和自己刚认识没多久的人,这个吻让之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糟透了。结束的时候乱步这么想。实际上福泽的自控力比他想的要好,在唇瓣分开的时候这个α相当果断地和乱步拉开距离以防止更进一步的发展,然而结果并不如他所愿,侦探少年对初次情潮的抵抗力差得无法想象,信息素的味道浓烈得发腻。

那时候还没有会立马给乱步一针抑制剂的与谢野,乱步也没有被他的社长养成驯顺的猫。

乱步也只是个侦探少年。



怀里的小脑袋不安分地动了几下,福泽缓叹口气抬手揉揉那头鲜少认真打理过的碎发。

“睡吧,乱步。”

他这么说。


评论(4)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