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寤

专注京绫十九年,常年蹲冷坑。雷区双辻/双黑/安雷安/信白/太乱/狗崽/鬼使黑白/双王/食虾/裘龙,和谐交流不踩雷区谢谢。

绫辻和京极互相看不顺眼,见面有事没事先打一架——当然通常见着都是有点事的,要么是侦探的任务要么是妖术师的任务——然后打着打着就打上床去了。中途夹杂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掉下来的广告招牌和腌菜,前者是杀气四溢的结果,后者是凭物休假的结果。

……噢对了,还有那罐金平糖。打架的时候偶尔京极会提出来要不要来一颗,绫辻这时候通常高贵冷艳地回一个字,滚。

滚,滚哪儿去?最后还是滚上床。绫辻不服,凭什么每次都是他腰酸背痛,然后京极笑而不语夺过他的烟枪吸一口,再把烟末儿吐在他脸上。……很好,要开始打第二架了。

见崎鸣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关节人偶还不懂成年男人们的爱恨纠葛,她愣了半天突然咔一声垂下脑袋,眼珠溜了一圈儿眼睛就合上了。

还带着霓虹灯的广告牌不知道摔了多少个,车也不知道滑了几辆,地上还掉着腌菜,侦探还没有陷入什么负面情绪,妖术师也还没有死于意外事故。

……说不定他们其实是冲着街道安宁来的呢。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