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寤

专注京绫十九年,常年蹲冷坑。雷区双辻/双黑/安雷安/信白/太乱/狗崽/鬼使黑白/双王/食虾/裘龙,和谐交流不踩雷区谢谢。

乱步生日快乐!

#社乱#

并不算生贺的片段。

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在party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作为主角的乱步偷溜了出去。因为闹别扭。


前一天的时候他和福泽因为一点无关紧要的小事——对福泽而言是那样——起了争执,实际上也不算争执,只能说是乱步一个人的不愉快。乱步从party上吃掉那块蛋糕之后在福泽走过来之前趁着混乱溜了出去,名侦探做事一向由着性子来。


这会侦探社的各位大概正毫无头绪地到处找他,没什么关系,这不干他的事。


乱步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他被灌了点酒,量不多,不过多少还是有点头晕,晃晃悠悠走了一阵之后他停下来,抬头看着天上那轮月亮发呆。


今天是阴天,直到天黑下来也是阴天,他不清楚什么是时候放晴了的,也许是他一口气吹灭蜡烛的时候,也许是谷崎切下第一块蛋糕递给他的时候,也许是他刚跑出来的时候——什么时候都好,那并不重要。


出来了也有一会,酒劲过了一半,这时候乱步觉得有点冷了,中午下了雨,晚上的气温一口气下降和冬季接壤,他出来的时候忘记了被他扔在椅背上的斗篷,这绝对是这次最大的失误。


乱步缩缩肩膀抱紧双臂,忽然觉得有点委屈,嘀咕一声“真冷啊”之后有什么盖到了他的脑袋上遮住了视线,乱步伸出手去扯了一把——那是他的斗篷。


乱步觉得有点愣,大概是没完全酒醒的缘故。抬起头的时候他看到他的社长正板着脸看着他,脸色差极了,真的差极了,就算有霓虹灯映着也差极了。


应该是发现他不见了就找出来的吧。


而且还带着他的斗篷。


……看样子找了好久。


完蛋了。


这样的句子第一个冒出来,完全是下意识的。想到这点之后乱步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尽管他自己也知道这张笑脸好看不到哪儿去。


福泽就这么看着他,半晌没说出话,过了会叹了口气,手搭上乱步的脑袋哄孩子一样地揉了揉,随后一转身迈开步子,语气略显和缓而明显不容置疑,像往常那样。


“回去了,乱步。”


他还是不知道那孩子为什么闹起了别扭。


街上很静,明明应该还处在喧闹的时段这时候却意外地很静,路人的交谈以及擦肩而过的窸窣恍惚在世界之外,拜其所赐福泽只能听见自己一个人的脚步声。


发觉背后的人没有跟上,福泽无奈只好止步转过身把视线投向还在别扭的小孩子。


乱步站在原地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大概在等着什么。这样的注视之下福泽突然想起来什么,随后感到没辙地几步走回到他面前,脊背略微挺了挺,郑重其事地开口。


“上次的案件解决得很好。这次也辛苦你了。”


“生日快乐,乱步。”


生日快乐。乱步。


就这样啦。

赶出来的段子。

生日快乐!乱步!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