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寤

专注京绫二十年,常年蹲冷坑。
用梗请私信。
↓雷区↓
双辻/双黑/安雷安/信白/太乱/狗崽/鬼使黑白/双王/食虾/裘龙。
和谐交流不踩雷区谢谢。

2017.10.31

自我记录。


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还受着天真的庇护,还有理由相信大人常提的理。因着那种干净的稚嫩,此前我一直相信真诚能换来真诚,真实能破除虚幻,即便雾霭重重也惧眼里坚决三分。

那会固执的我面对着整日溺在虚妄中的人,我要对着她证明自己。我没有,我坚定地告诉她我没有,我没有做任何坏事,我是个好孩子,并且毫不避讳她审视的视线。一切误会都能解开,我对此深信不疑。

她沉默了,她看着我的眼睛然后陷入沉默。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甚至为此激动起来,心狂跳不已。紧跟着她开口说,别让你那双真实的眼睛变得没法让人相信。

我至今还记得那句话带给我的刺激是怎样的滋味,甚至打出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感到了胃的不适。说打击实在不确切,它不若闷头一棍,倒像往我喉咙里灌了硫酸,登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恶心,恶心得我差一点控制不住我的表情压制不下强烈的呕吐欲,要当场在她面前皱起眉头倒出消化一半的午饭。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彻底断绝了以真换真的想法。你的真实毫无价值,纵使你要剖开胸膛挖出心脏予人看也毫无意义,千方百计去证自己的清白有什么用的,观者有心抹黑,你就一辈子白不了。

天真的庇佑裂得一块一块,憎恶与排斥感将那乏味的执着拆得支离破碎,小孩子自己一巴掌打在脸上。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呢。

此后她再加罪与我,我也无心用什么真诚的眼去证明什么,也再不傻傻地试图去沟通,只笑,只故作漫不经心。她暴怒,我便眨眼听着,她挖苦,我便含笑应下,她威胁,我便一句由你去,她冷漠,就一切照常接着干自己的事。

似若卸了重担,实则不过内心空空,虚张声势,自我安慰而已。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