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寤

专注京绫二十年,常年蹲冷坑。
用梗请私信。
↓雷区↓
双辻/双黑/安雷安/信白/太乱/狗崽/鬼使黑白/双王/食虾/裘龙。
和谐交流不踩雷区谢谢。

灰喜鹊与花猫。

有只灰喜鹊落到了花猫的身边。

你得供养我。灰喜鹊抖了抖翅膀,往花猫眼前走了几步。你看看,你看看,我是多么的了不起。我看你独自在这里,实在太过可怜——所以我决定来爱你,收下我的爱吧!有无数的猫从我面前经过,你确是头一个被我给予了爱的,骄傲吧,花猫,然后你应该回报我。

花猫晃了两下尾巴。其实我不是很需要你的爱。然后它想了想又说。不过好吧,这听起来还挺不错的,我在你这里就成了独一无二的猫。

那是当然。灰喜鹊抬起脑袋骄傲地说。我亲爱的独一无二的花猫,你还没有告诉我呢——你要回报给我什么。

花猫陷入了沉默。

这是我第一次去爱。花猫犹豫了一下说。你应该体谅我…

体谅你!灰喜鹊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我多么体谅你!我甚至没有主动提出我的需求!我让你选择给我的东西!你看看,我多么体谅你!

没有比这更糟的了。花猫说。

想吧,我独一无二的花猫!灰喜鹊说。把你能想到的,最美好的东西给我,这样就是公平的了!以后每天我就在这里为你歌唱,我为你去找人类丢在路旁的食物,我向你展示我美丽的羽毛——噢,你想要的话我还能送你一根。

我不要你的羽毛,毛线球还不错。花猫嘀咕着,它想了很久很久,终于想到了什么,于是它清清嗓子突然坐了起来。

我把我的夏天给你吧。花猫说。我成长后的夏天——我现在需要自己觅食,春天的时候我还会和别的公猫争夺同一只母猫,用人类的话说,我是只成年的猫了。

以后你最好别去争夺母猫。灰喜鹊突然插嘴。

你这是在为难我。花猫抱怨说。你不知道这有多困难……我们接着说我的夏天。那会我冷静下来了,我不需要去为一只母猫大打出手。天闷热,树叶是绿的,花是香的,经常下雨,晚上凉快,能听到虫子在叫——我认为这是最有生机的季节了。你想,如果我把我的夏天给了你,以后我看到树叶想起你,看到花也想起你,雨天担心你去哪里避雨,甚至听到虫鸣,我还想带你来听……

够了。灰喜鹊跺了跺脚。这一点也不美妙,你能想到的最好的东西就是这个了吗?我会收下它,但是这还不足够和我的爱等价。我亲爱的唯一的花猫啊,你还要给我点更好的!

我的天啊。花猫叫出了声。你怎么这么挑剔,你怎么这么不懂得欣赏,你这只鸟!

继续,继续!我的花猫!灰喜鹊瞪圆了眼。我不想听你的抱怨,现在你要继续思考!

你可真麻烦。花猫抓了抓地面。好吧,那我也没有办法,你知道我这是第一次去爱,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你最好体谅一下我……不,别叫,你太吵了,闭上嘴。

灰喜鹊气呼呼地拍起了翅膀。

花猫瞪了它一眼。这个也不行,你冷静下来听我说,我又想到了——我把我的房间给你吧。那是间没人住的房子,里面破旧、冷清,而且什么也没有。但是它有完好的屋顶和墙壁,能为我遮风挡雨,更重要的是没有人或猫和我争夺它,狗也没有,偶尔会有麻雀在屋顶啄食,也都被我赶走了。怎么样,这是个了不起的东西,你要是没地方筑窝,你可以到这里来……

停、停!灰喜鹊尖叫起来,它狂躁地拍动着翅膀到处乱撞,最后又落回花猫身边。它蹭了一身的土,还气呼呼地盯着花猫。你这只蠢猫!笨猫!我没见过比你更加没用的猫了,你都想了些什么,你居然把狗都不要的破房子给我,还说这是宝贝!我的天哪,我的天哪!你是想气死我吗?

不许你这么说它。花猫气得拍起了尾巴。你这只贪得无厌的鸟!

你说我贪得无厌!灰喜鹊炸起了全身的羽毛。我没有拒绝你给我的这些,即便它们根本无关紧要——你就不能动脑子想一想,什么才是和我的爱相配的东西!你根本不重视我的爱!

花猫觉得有点委屈了,它和灰喜鹊彼此都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过了很久花猫突然开口了。

现在你还想要些什么呢?你占有了我成长后的夏天,我过分寂寞的夜晚,我空空荡荡的房间,我觅食后不知所措的空暇。你看看,我的脑袋里没有哪个地方不是属于你的了。我还有什么能给你的呢?你这么的贪婪,我该怎么供养你呢。现在你还想从我这里要些什么呢!

你个傻瓜,你根本什么都不懂。灰喜鹊晃了晃头。你根本不懂爱是什么东西,还固执己见,甚至认为我贪婪!
那么你说我应该送给你什么!花猫气得哭了出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否则你就是在用你的爱绑架我!我见过很多次,人类常会对另一个人类这么做!

灰喜鹊忽然笑了,它用翅膀去拍猫的脑袋。你应该把你的心给我呀,我的愚蠢的唯一的花猫,难道不是爱才和爱等价,心才能用来换心吗?

可是你太吵了,还爱卖关子。花猫说。我认为这不公平,我不想要你的爱了。

灰喜鹊愣住了,花猫这时迈开步子慢悠悠从它身边离开了。

你明天还来吗,我的唯一的花猫!灰喜鹊在它身后叫着。你来吧,还是这个时间,我会唱歌给你听!我会为你唱一整天的歌等待你的到来!

我考虑一下吧。花猫头也不回地说。

评论(1)

热度(48)